违章建筑不同处理,选择性执法是否成立?

不罚别人家,就专挑我家这个软柿子捏 选择性执法能够作为否定行政处罚的理由吗? 这两天,小李家刚盖了两个月的房子被政府给强拆了。政府说他家房子没办理规划许可证,所以是违法建筑,必须强制拆除。 小李不服:明明村里头大家都没办这个证,为什么偏偏就拆我这一家。
未知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9-09 14:38

“不罚别人家,就专挑我家这个软柿子捏”

选择性执法能够作为否定行政处罚的理由吗?
 


 

这两天,小李家刚盖了两个月的房子被政府给强拆了。政府说他家房子没办理规划许可证,所以是违法建筑,必须强制拆除。

小李不服:明明村里头大家都没办这个证,为什么偏偏就拆我这一家。小李粗通法律,知道要解决问题就要先把下达的限期拆除通知书通过打官司的方式撤掉。

他在起诉状中,特别浓墨重彩的写到:“XX镇政府这种行为是典型的选择性执法,必将带来严重后果;XX县及邻县均存在与本人本户相同的情况,镇政府乃至上级的县、市城乡规划部门非常清楚,其不去拆除,单单拆除本人本户的房子,明显不公平”。小李的这种说法能够得到法官的支持吗?

一、普法讲堂

我们这里所说的选择性执法包括两种。一种是在对象上选择性执法,也就是小李家这样的状况。还有一种是时间上选择性执法,例如交警集中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打击酒后驾车。与选择性执法紧密相关的是所谓的“平等权”的概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三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也就是说,你,我,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都拥有平等权,都应当得到法律的平等对待。这种平等既包括守法时的平等待遇,也应当包括违法时的平等待遇。选择性执法显然就违背了这一点。

应当说,违法的平等待遇在刑法上是被认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条明文规定:“对任何人犯罪,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在实务中,目前法院也在积极推动量刑规范化,规范裁量权,从而真正实现同罪同判,避免法官任意量刑。

然而行政法则不然。虽然我国行政法六大基本原则中的合理行政原则包含了公平公正对待行政相对人的内容。但是目前国内外的讨论普遍认为,这种对待只包括平等对待守法者,而不包括平等对待违法者。正如德国行政法学者所说:“不得对错误的法律适用行为主张平等性要求。平等性要求不是维护非法做法或者只有例外情况下才允许的做法的正当理由,不存在不法的平等性”。也就是说,按照学者的看法,选择对一家违建采取措施,不对另一家采取措施并不违反法律,别家也这么干不能成为你免除处罚的理由。

就我国的司法实践来看,法官对于不法者无权享受平等对待的问题虽然没有学者们那么坚定,但立场并没有大的差异。在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梁成文与丰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再审一案((2017)苏行申265号)中,对于当事人对选择性执法的主张,法官们这么说:“至于梁成文提出丰县城管局实施选择性执法的主张,亦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采信并无不当”。不直接否定违法者的平等权,而是迂回地用证据问题否认当事人选择性执法的主张,这也是法官们比较主流的做法。

如果当事人确实拿出了充分的证据证明,行政机关就是在选择性执法,又当如何?很多时候法院往往直接无视当事人的观点。或者像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中中法行终字第12号判决书中那样,表示“市城管执法局是否对他人的违法行为采取法律措施,并不影响本案的审理”,认定选择性执法与对你执法的合法性无关。所以说,小李对拆除违法建筑选择性执法的指控本身,基本是不可能得到法院的支持的。

二、德凯说法
 


应当看到,学者们、司法机关之所以要维护选择性执法,并不是单纯出于对行政机关的袒护。毕竟在普遍违法,而执法成本有限的情况下,通过集中抓一批典型,能够威慑到其他违法者,进而实现比较好的执法效果。但是这并不是行政机关为所欲为,任意选择性执法的理由。即便并没有得到目前学术界主流的支持,笔者还是认为,老百姓如果碰到了选择性执法的情况,有权要求行政机关给出选择性执法的依据。
 
北京德凯征地拆迁律师团隶属于北京京益律师事务所,团队由资深房地产律师李久凯组建,其团队成员均为征地拆迁领域的专业律师。北京德凯征地拆迁律师团面向全国提供专....
联系我们
  •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39号建外soho西区18号楼1801
  • 4000033150
  • beijingjingyi@lawyerscn.com
  • http://www.dekailawyers.com
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德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