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追踪 > 正文

村支书8亩地骗518万拆迁款

来源:互联网 作者:管理员 时间:2016-08-24

法制晚报讯(记者 洪雪)    8亩地骗走了国家518万余元的拆迁款!昌平区南邵镇北邵洼村原党支部书记李华生伙同女子王某,以伪造土地租赁合同并虚构经营事实等手段,骗取518万余元拆迁款。王某因为签了个字拿到10万元好处,其余的钱被李华生用来给子女买婚房等。

《法制晚报》记者上午获悉,一中院一审以贪污罪,判处李华生有期徒刑11年6个月,并处罚金60万元,判处王某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10万元。

案情 伪造租赁合同  骗518万拆迁补偿款

现年51岁的李华生初中文化,2012年12月24日开始,李华生担任昌平区南邵镇北邵洼村党支部书记。

31岁的女子王某,高中文化,案发前无业。

据了解,2008年王某做酒品业务员,因与李华生有业务往来,两人相识。

法院查明,2013年至2014年间,李华生利用其担任北京市昌平区南邵镇北邵洼村党支部书记,协助南邵镇政府从事北邵洼村拆迁补偿工作的职务便利,通过伪造土地租赁合同、虚构经营事实,骗取国家拆迁补偿资金共计518万余元。

王某明知李华生骗取拆迁补偿资金,仍在李华生的指使下,参与伪造土地租赁合同及合作协议书,并以被拆迁人的名义与北京铭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非住宅拆迁补偿协议书》,后分得赃款10万元,剩下的500余万元被李华生占有。李华生将这笔钱用于给子女买房、给情人花销,供个人挥霍以及“花钱消灾”。

庭审 主犯认罪  称想通过拆迁落点好处

在法庭上,李华生认罪。李华生说,这块地之前是张某承租的,但是张某一直不交租金。按照村里规定,5年不交租金,村里就有权终止合同,“我是村支书,不能承包土地,但拆迁我想落点好处不是?”

李华生表示,为此,他让王某在承包合同上签了字。他说自己和王某之前因为业务关系认识,王某曾经跟他说过想在村里租块地,“所以我主动找到了王某,让她来替我签字。”

李华生说,王某在签了合同后才知道这块地要拆迁,她并没有分拆迁款的想法。

庭审中,检方还指控李华生将一部分拆迁款交给了自己的情人,对此李华生予以否认。

据了解,李华生案发缘于举报。之前租涉案地块的张某,得知涉案地块拆迁后向李华生要钱。李华生认为张某一直没有付过租金,对于地上物的建设也没有任何出资出力,所以没有给张某钱。之后张某给纪委写信举报了李华生。

张某在证言中称,他自2008年承租涉案土地,李华生等人在租赁合同上签了字,并盖有北邵洼村民委员会公章。2013年该地拆迁,但补偿款518万余元均给了王某。于是他多次向昌平区纪委举报,后来李华生因害怕,陆续给了他240万元。

同案交代  他让我代签字不敢拒绝

“我没有交过租金,也没有想过拿拆迁款,因为我觉得这块地和我没关系。”在法庭上,王某说,她只是在李华生叫她的时候去签了个字,具体的事她也不清楚,签署的文件也没认真看过。

王某说,她曾经不想签协议,“但因为他是村支书,我是从外地嫁过来的,我也不敢拒绝。”

王某称,这块地获得518万余元拆迁补偿款后,先打到她的存折上,她取出来10万元现金后,把剩下的钱全打到了李东生的账号上。

判决 法院变更罪名  村支书因贪污判11年半

法院审理后认为,李华生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伙同王某采用签订虚假合同的手段,骗取国家拆迁资金并非法占有,二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贪污罪。

一分检指控二被告人犯合同诈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定性有误,法院予以纠正。鉴于指控的诈骗行为显然利用了李华生的职务便利,符合法律关于贪污罪的犯罪构成,故应认定李华生、王某犯贪污罪。

李华生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其到案后认罪、悔罪,且部分赃物已追缴在案,依法对其酌予从轻处罚。

王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且当庭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并在亲属的帮助下退缴所分得的全部违法所得,依法对其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综上,一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以贪污罪,判处李华生有期徒刑11年6个月,并处罚金60万元。以贪污罪,判处王某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10万元。责令两被告人退赔518万余元,发还北京铭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案扣押的房产一套变价后,共同折抵上述退赔款,不足部分责令二被告人继续退赔。

揭秘

被告人如何拿8亩地骗518万拆迁款?

据记者了解,北邵洼村所在的昌平区南邵镇,是离北京城区最近的乡镇之一。记者查询后得知,目前南邵镇二手房的均价近2万元/平米。李华生通过5步骗得拆迁款。

第1步

收回待拆迁土地

变更承租权

涉案的8亩土地位于北邵洼村村南,2008年村民张某承租了这8亩地。张某与村委会签订了5年合同。2013年该片因拆迁被征用,李华生以张某一直没有向村委会交钱为由,将8亩地承租权进行了变更。

第2步

找人代自己承租

涉案拆迁地

李华生因为是村支书,不能租地,他想假他人之手租地。

李华生说,他想到了外地来京、曾在村里做过酒生意的王某。王某曾经表示想承租村里的土地。

李华生找到王某说,他是书记,不能租地,建议王某承租涉案的8亩地。此后用王某来顶自己的名字,将来拆迁后他会给王某一些“好处”。

此后,王某以每亩地2000元的价格承租了该块土地,王某交给村里4万元。实际上,王某交的租金,全部是李华生自己缴纳的。

据了解,王某承租该块土地的合同签于2013年,但合同下面的落款时间是2007年。李华生说,他想体现王某租地时交的租金比较多,这样将地租给王某,可以将张某的租地合同“挤掉”,也比较有说服力。该份合同经过镇政府审核,并加盖了公章。

第3步    “收买”被拆迁人转租房屋

根据检方的证据,该片土地真正能够获得拆迁补偿的部分,是土地上的建筑物以及拆迁土地上有生产经营活动,因为拆迁停产停业的,可以获得补偿。

李华生对此早有筹谋。他早在将土地承租权变更给王某之前,就找到一个村民在该片土地上盖了100多平米的建筑物和房屋等,同时,李华生还通过他人为该块地找了一份其他公司的营业执照,来证明这8亩土地上存在生产经营活动。

在办理拆迁安置前,盖房村民按照李华生的意思将上述房屋转租给王某。

第4步    自带村章  提供虚假租地证明

根据拆迁流程,在领取拆迁补偿款之前,村委会先是要向铭嘉房地产公司提供村民承租土地的合同证明。

“书记主任一碰头,不开两委会,也不开村委会,谁交钱多,谁有信誉,就把地租给谁!”李华生说,当年张某租地时,他担任村主任,村章就在他手里管着,后来李华生升任村支书,只要他和村委会打个招呼,租地的村章就能盖上。

李华生说,铭嘉公司进行实地考察,找被拆迁人签订拆迁补偿协议当天,王某有事无法到达现场,于是李华生到达现场,证明该地属于王某承租。

第5步    骗得补偿款  安抚拆迁上访户

该片建筑物此后按照评估,房屋价值190多万,停产停业补偿款获得280多万。王某此后获得518万余元拆迁款。

2014年开春,王某将上述钱款悉数打到李华生的账户,李华生给王某10万元作为“辛苦费”。

随后,李华生拿出100万元给孩子结婚买房使用,他表示,“干了十多年也没有什么钱,家里不富裕”;剩下的借给朋友50万,因涉案地原承租人张某举报他,他还给了张某240万封口费。

此外,李华生说,他曾经答应镇领导,要将村里4个经常因为拆迁上访的村民“摆平”。拿到拆迁款后,李华生给了4个上访村民每人5万元共计20万元。

分享到:

李久凯律师